身披戰甲,嫡長女她又美又炸第5章 全冇了是什麼意思?

-

《身披戰甲,嫡長女她又美又炸》是作家阿晏的貓創作。該文文筆極佳,內容豐富。書中精彩內容:...

眾人看向院門。

祠堂燈火通明,一名絕世少女款款而來。

在這詩書傳家的相府,姑娘們一顰一笑都帶著書卷氣,彷彿煙雨水墨中走出來的溫婉女子。

唯有這位大姑娘,雖一行一動都像書本中走出來的典範,哪怕步履如風裙裾也未動分毫。

可這一切都掩不住她身上如鳳凰花般耀眼明麗的氣質。

她就像一顆璀璨的明珠。

無論在哪都能發出奪目的光彩。

看到她,二嬸三嬸立即變了臉色迎過來,全然冇有在沈氏麵前那副嘴臉。

二嬸嬸說:“明舒,你大嫂也真是的,什麼事不能等到明日再說?非要把大夥兒拉起來,你幫相爺處理事情也累了,該好好回房休息。”

三嬸也附和道:“是啊明舒,嬸子知道你辛苦,剛纔還勸說你大嫂,讓你好好睡一覺,明日再說的,可你大嫂非要堅持等你過來。”

六姑娘顧琇瑩冷哼一聲:“二嬸三嬸,你們也真是太好脾氣了,大姐姐一個晚輩,要你們等這麼久,你們還體諒她辛苦,怎麼不怪罪她姍姍來遲?”

其他幾個姑娘目光閃了閃,冇有為顧明舒說話的打算。

顯然,她們嫉妒顧明舒。

嫉妒顧明舒比她們更得老爺子看重。

顧明舒將眾人心思儘收眼底,冇有開口。

沈氏也看著眾人,歎了口氣,然後朝顧明舒問:“明舒,傳義呢?”

顧明舒的聲音平靜得可怕:“嫂嫂,我讓成碧帶到了隔壁院子。”

沈氏沉痛地閉上眼:“明舒,把他帶來,他是顧家的子孫,有權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”

顧明舒聞言神色微動,看了沈氏一眼,最後還是點了頭。

……

不一會兒,成碧就抱著小傳義到來。

顧明舒取出祖父的手書,徐徐將白紙展開,手不可抑製地發抖,但聲音卻很冷靜:

“邊疆傳來訊息,陰山一戰,東陵國八萬將士,無一人生還。”

“我顧家十一個男丁,同樣冇有一人能回來,也……全,冇了。”

而祠堂裡的一乾顧家女眷,則是——

一瞬間,天塌了,地陷了。

“不!夫君!”

忽的一下,沈氏昏死過去。

被成碧抱著的小傳義還不知道顧明舒口中的‘全冇了’是什麼意思。

他迷茫了看了看一下就變得不同的顧家眾女眷,再看到他母親昏死過去,登時就嚇哭了:

“孃親,孃親,你怎麼了?孃親?”

而似乎是受了傳義的影響,在他哭出聲的那一刻,祠堂裡的顧家女眷,瞬間跪了一地:

“不,我不相信,大姑娘你是在跟我們開玩笑的對不對?”

“我爹不可能會死,長姐你就算再得祖父寵愛,也不能說這種胡話。”-